中國家裝網歡迎您的光臨!
 

做夢都想休了準兒媳

2019-6-21 編輯:admin 閱讀次數:
  導讀:  又一個周末,兒子小珂去上海出差了,寧欣竟然一個人來家里了。盡管她進門后就馬上鉆到小珂房間上網,我還是很高興她能一個人來,這說明,她不再把我們當外人。   去超市買一大堆寧欣愛吃的菜和零食,做了一大桌菜。我們老兩口把碗筷都擺上桌后叫她,她磨蹭了半天才出來吃飯...

  又一個周末,兒子小珂去上海出差了,寧欣竟然一個人來家里了。盡管她進門后就馬上鉆到小珂房間上網,我還是很高興她能一個人來,這說明,她不再把我們當外人。

  去超市買一大堆寧欣愛吃的菜和零食,做了一大桌菜。我們老兩口把碗筷都擺上桌后叫她,她磨蹭了半天才出來吃飯,飯桌上照樣一言不發。寧欣吃完晚飯就離開,走時她帶走我給她打包好的黃花魚,也帶走了她來時放在冰箱里的一袋提子。等她出了門,我的眼淚嘩啦啦就掉下來了。老伴罵我:“沒一點人情味,你還把她當寶貝伺候。第一次帶東西來我們家,結果還帶走了!”

  小珂今年29歲。在寧欣之前,他談過3次戀愛。眼看著和小珂一般大的孩子都結婚甚至做父母了,我這個急呀。當小珂一年多前帶寧欣回家時,我真是喜出望外。

  寧欣比小珂小兩歲,青島人,父親是銀行副行長。她3年前來到北京,身高一米七、模樣俊俏,不愛說話,但給人的第一印象不賴。

  2010年2月,寧欣媽媽給我打電話,邀請我們一家去青島。心想這一去肯定是談孩子的婚事,我終于可以了卻一樁心事了。在兒子的吩咐下,我準備了兩萬元“彩禮”,買了近萬元見面禮,一家三口在寧欣的帶領下去青島。

  沒想到,這次青島之行讓我對寧欣的看法大大改觀。

  她一路上黏著小珂,都不正眼瞧我們。到了她家,我才明白人家嫌我們寒磣呢。寧欣家有大別墅,父親有專職司機,保姆有兩個。我把兩萬元彩禮當著寧欣父母給她,她一只手接過去,順手放在了茶幾上。我們走的時候,那紅包還在茶幾上。

  想起寧欣每次去我們家,我端茶倒水好吃好喝地伺候著,等我們來她家做客,她不僅沒有給我們倒過一杯水,還從未叫我一聲“阿姨”。有一次她拉她媽媽去逛街,她媽讓我也去,沒想到她的臉由晴轉陰:“我不想去了。”我只好謊稱胃不舒服不想逛街。

  小珂爸爸嚷嚷著要回家,說這親家他高攀不起。小珂都快哭了:“寧欣只是有點小姐脾氣,我想跟她結婚!”我們只好留下來,但每天晚上我都偷偷掉眼淚。我把寧欣當女兒來疼,姑奶奶一樣伺候著,可她根本不在意。

  寧欣父母對我兒子很滿意,兩家決定2011年元旦為孩子舉行婚禮。我多少有點欣慰。畢竟,小珂都快30歲了。女人私房話(http://sifanghua.com)

  回到北京后,我們開始準備給小珂和寧欣裝修新房。他爸15年前買斷工齡,這么多年靠我一個月2000多元過日子,大半輩子積蓄總共15萬元。計劃著裝修房子8萬元,剩下7萬元辦婚禮。但我們找的裝修隊,寧欣不滿意,她自己找了一家裝修公司,光設計師就要1.2萬元!

  寧欣和兒子買建材、家具時我們都會被叫上,但我們喜歡的東西她一概不喜歡,所以我們只有付錢的份兒。家里窗戶還是全新的,寧欣說不好清洗得重新換,得要8000塊。小珂爸說不用換,他每周清洗一次窗戶,保證一塵不染。寧欣的臉立馬拉下來,我只好說:“咱換新的,必須換!”

  這樣一來房子裝修至少得14萬。寧欣家有錢,但再多也是他們家的呀!親家說了,兩人結婚時他們負責家電,但結婚費用理應由男方出。我們不是不想出,但是錢從哪里來?

  想到我和小珂爸抬著一臺老式的32寸電視機,從6樓扛到樓下,寧欣跟在我們后面,扶都不扶一把,跟她媽媽打電話笑得歡暢,我的心就痛得快要裂成碎片。

  很多次都想勸兒子跟她分手,但很快又覺得不能這么專斷。即使他愿意分,也很難再找到女友,而且如果嫌我們沒錢,下個女孩愿意跟小珂結婚嗎?這個準兒媳我一點都不滿意,但我卻不敢休了她……

  相關熱門推薦

  午夜我與入室的小偷激情

  繼父與繼女被我捉奸在床

  那晚,老公喂我吃春藥后

  和姐夫偷情 我對不起姐姐

  八大女星與干爹的復雜關系

  女人一夜多少次才合適?

  我和嬸嬸過了兩天的“夫妻生活”

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,不代表本網站立場,如有侵權,請您告知,我們將及時處理。

文章出自:中國家裝網www.kclxbq.live,尊重版權是美德,轉載請保留原地址,感謝合作!

下一篇:沒有了!
狂欢APP下载